凯大人♛

一往而深

卿酒酒:

#喜闻乐见的演唱会梗 视频看得甜飞 擒王码了一半写了这个短篇




01.


 


王源上高中那会,教他们语文的老师是个风流倜傥的情种,上课带两本书,一本教本,一本牡丹亭。


老师头天来上课,上了讲台先在黑板上写了行字。


王源坐在中间,一嘴重庆地方话,正给人讲着笑话。


再一个抬头,刚好看着黑板上那行端正粉笔字。


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老师说:“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么?”


王源跟着其他人一起摇摇头,他拿手指敲着课桌:“撒子意思,撒子意思么。”


老师说:“这句话是说……”


正值夏季,窗外一阵压过一阵的蝉鸣盖过了老师的细细嗓音。


一片斑驳午后的晨光中,少年时就这样悄无声息翻过了篇章。


 


02.


 


2014年,王俊凯中考,直升重庆八中。


2016年,王源中考,直升南开中学。


2017年,王俊凯高考,为中央音乐学院录取。


2019年,王源高考,为中央音乐学院录取。


 


有时候看着这个时间历表会非常感慨,好像是两个人一直以来都在缩小着彼此的距离,到了长大成人,他们终于能自由做出选择的时候,便义无反顾走向了同一个方向。


 


王源毕业那天,王俊凯来南开找他,带着黑色口罩,反扣着帽子,探进教室的窗一看,王源正撕了七八张试卷,朝天一洒,“哟吼——”


王俊凯禁不住就乐了,口罩都捂不住他的笑,带出了褶子。


王源还在教室瞎闹,他疯起来真正没个正型,平时装得乖乖萌萌,一旦被热络的气氛撩动了,就会化身为沸腾的泡腾片。


此时此刻,泡腾源正在教室大呼小叫,上窜下窜:“解——放——了!毕——业——快——乐!”


他跟每一个人拥抱过去:“毕业快乐!毕业快乐!”


整个教室都响彻着解放的呼喊,漫天碎纸洋洋洒洒落下来,王源正好转过身,笑意盈着满脸,看见窗户上趴着一个黑脑袋又一怔。


“王王王王俊凯?”


王俊凯向他招招手,露出的眼睛渗出笑意:“还汪汪汪。”


周围的人跟疯了一样,根本注意不到全副武装的王俊凯。王源朝他跑过去:“你怎么过来了?你不是应该在北京吗?”


王俊凯说:“你毕业我能不来嘛。”


一别数月,嘴倒是更甜。王源隔着两张桌椅,翻了翻白眼:“好吧,嘴这么甜,大学里哄姑娘哄出来的吧?”


王俊凯眼睛都要笑没了:“靠——你居然给我吃醋!”


王源抓起一张卷子揉成团,嬉笑着扔过去:“谁吃醋!你说你心虚不心虚!”


王俊凯躲了跟没躲一样,纸团还是扔到他脸上去了。这些年对王源的放纵宠溺已经成为习惯,从一个烂纸团都能看出来,王源扔过来开心咯,他开心就让他扔咯,让他扔。


王源绕出后门,见着王俊凯就要扑上来。走廊里的学生脱了校服在空中乱甩,本来是画重点的荧光笔画得满脸都是,卷子纸飞机也在到处飞,王源跟王俊凯从乱糟糟的走廊走出来,到了没人的地王源立即挂到王俊凯背上去了。


因为高考这尊大佛压顶,他已经有几个月没见过王俊凯了。


王源挂在他背上不撒手:“王俊凯!你想不想我!”


刚刚成年的王俊凯,背是男儿的宽阔,这些年他的骨头一直没停止发育,只是心里那块一直是没变的。就像侧过头对王源露出的笑容一样,依旧是笑没了眼睛。


“王源儿你现在有点疯狂,你挂得我要窒息了……”


王俊凯连连点头:“想想想。”


王源这才松了手,两个人在六月的晴天里,沿着南开的葱郁树木一直走,起初没说多少话,他们两人就是这样,久别后的再一次重逢甚至都不需要多余的话来交流,只要站在一块走上一小段路,熟悉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。


大概是所谓的手腕上连着一截隐形的红线。王源甜蜜地想。


走了一段路,王源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下来。


他问:“暑假你想去哪里玩儿?”


王俊凯想了想:“时间多的话就去远一点的,哎其实没差,一起的话去那无所谓。”


王源还想捉弄他:“那带腿哥他们一起咯?”


王俊凯说:“带他们做撒子嘛……”


数月没跟王源见面,王俊凯其实是想暑假带了他出去,就两个人一起好好玩一次。这个季节最适合去海滩,到了晚上的时候,他可以跟王源一块坐上礁石,给王源一只耳机,让他听听刚谱的曲子。他跟王源有这么久没见面,心里一肚子话要跟他讲,带上别人一起去,那不是添乱。


于是王俊凯不痛快了,警告王源道:“别带你朋友一起。”


王源装作被他吓到,缩了缩脑袋:“知道拉。”


王俊凯便满意了,领着王源出了校门。王源还回过头跟南开大喊了一声:“再见了!”转过身其实也挺怅然,毕竟这就毕业了,青春的惆怅跟青涩都被留在身后的这所学校,待他一转身,便都不会被带走。


而他再转回身来,王俊凯站在不远处等候他,这个人一直都在。


心中一瓶甜涩蜜罐被打翻。


 


03.


 


王源考上央音没多久,就跟王俊凯搬了出来住。公司这个时候已经很会给他们打掩护,只向外界说在北京租的房子是为了三个人同住,但是千玺着实冤枉,他明明只是挂在这房子的户头上,房子真正的主人呢,还是双王。


两个人的大学时光,忙碌而充实。


早晨时,王俊凯要是起早了就去做早饭,换成王源也一样。实在起不来的早晨,王俊凯就会踢一脚王源的屁股,王源愤怒翻身表示抗议,王俊凯便再踢一脚,偶尔不小心把王源踢下了床,起床气连着生闷气,哄也哄不好,一个早上的低压。


俩人拌着嘴到了学校,从停车场推出来自行车,王俊凯还咬着半块面包,跨上车。


王俊凯一个回头,几乎把面包甩了出去:“上来。”


王源嫌弃他:“你出门就咬着,咬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吃完。”


骑上后座,王源揪住他的衬衫角,喊道:“好了!”


王俊凯大长腿一蹬,车子便歪歪扭扭朝前。


王源急了:“蹬快点撒!我上课要来不及了!”


王俊凯吼道:“你别吵!我也快迟了!”说完撒丫子蹬得飞快,车轮飞旋向前,骑到了一栋楼下,王源还没等车停稳就跳下车,窜进了楼门。


王俊凯在后面喊他:“中午等不等你吃饭啊!”


王源急吼吼又跑了回来,站在门口喊:“要的要的,你几点下课?”


王俊凯说:“十点多。”


王源算了算,说道:“那我等你——”


上课铃响彻楼间,王源脸色顿变:“惨拉惨拉!”


王俊凯看他抱着课本飞一般消失在楼梯拐角,后背的兜帽还在一抖一抖,无奈地笑了笑,反应过来自己也要迟到了这才骑车走开。


一路极为开心吹着口哨,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下午。


晚上王源光脚坐在沙发上打游戏,王俊凯坐在电脑前突然大叫一声。


这嗷呜一声吓得王源手都一抖,操控的角色立马挺尸,王源仰天哀嚎:“王俊凯你这个瓜娃嗷——”


王俊凯摇椅一转,喜气洋洋道:“票我要了两张!”


王源还没从刚才的游戏失败里回过神:“什么……票。”


王俊凯跳起,在客厅里奔跑了一圈。


最后一跃而起,趴到沙发上,沙发柔软得很,王源被他颠得上下起伏。


王俊凯头埋在沙发里:“我的偶像!周杰伦的演唱会!”


王源没听清:“谁,你说谁?”


王俊凯抬头,满脸激动:“周杰伦的演唱会!小马哥知道咱俩喜欢,搞了两张票给我们!这周六!”


王源总算听清了,这回轮到他跳下沙发,赤着脚在客厅奔跑了一圈。


王俊凯被他撩得又激动起来,追着王源跑,最后撞到了一起。王源呼哧呼哧喘气,王俊凯索性把他抱紧了,瞅着面前的人心里爱得不行,亲眉角亲眼梢亲鼻尖,总之能亲的地方都亲了一遍。


这些年周杰伦也开过演唱会,但每次都因为各种事耽搁,王俊凯一次都没看过。这次天降喜讯,王俊凯着实高兴坏了,搂着王源不撒手,直说王源儿王源儿你就是我的福星我的宝。


这么肉麻的话果然只有在激动的时候才会说出口。王源脸红了。


慢慢冷静下来的两人终于发现了问题:“明天周几?”


王源不确定地开口:“好像是周六……刚才芒果台在播我是歌手……”


王俊凯立即附身看电脑,一看真是周六,这下两人都手忙脚乱起来,前后脚跟进卧室,拖出大箱子开始塞东西。


塞了一半又喊:“用不了这么多东西!带这么个箱子干吗!”


王俊凯说:“我们背包就行了,王源儿!你带那么多内裤干吗?!别塞了我给你买!!”


王源摸着头又放下了,他又想起来机票都没买,心想真是够了,两个男人真是无法生活。光着脚又跑出去打电话,让经纪人帮忙买票。


王俊凯收拾着东西,抬头一看又很头疼:“王源儿你穿鞋!你能不能不光脚跑了?你搞得我像是跟一个山顶洞人住在一起……”


王源正挂了电话,听见这话立即撩起了上衣:“山顶洞人是光着屁股的!要不要我脱给你看!”


王俊凯狼目一闪,扑过去扛着王源进了卧室。


王源在背上大吼:“当务之急是先收拾东西——”


王俊凯啪得甩上门:“当务之急是先办了你。”


愉快的拉灯。


 


04.


 


这一晚上其实都没怎么睡得着。王源睁着眼睛,想起了上大学前那个漫长的假期,王俊凯也跟他有过一次遥远的旅途,只有他们二人。这次的心情跟出行前的夜晚一样,带着微妙的兴奋感,辗转反侧到很晚才睡着。


第二天王源依旧精神得要命,他也挺纳闷,平时他跟王俊凯两个人一起打游戏,打到很晚才睡着,第二天起来双目通红,脸都浮肿着,冰块都无法拯救,一整天都是兴趣缺缺。


但这次,王源只是带上了墨镜,稍微遮挡下他那微微的黑眼圈。


登机途中,他一直活力四射,背着包一跳一跳,头毛都被甩得翻起,王俊凯一旁看着,真觉得跳的这两下颇有王源当年的风姿。


王源看他:“上去上去,该我们了。你老看我干吗。”


王俊凯咧嘴:“你帅。”


两个人背着包,只带了简单的行装,并没有很多的准备。他们似乎连小巨蛋在哪儿都印象模糊,也没有订好下榻的酒店。


只是两个年轻人,在最肆意的时间里,突如其来的一次心血来潮。就跟任何一个平凡人一样,为了自己的偶像,千里迢迢去看他一场演唱会,什么都没有准备,只有已经印在脑海里的所有歌词。


王俊凯坐在旁边,他俊朗的眉目在这么多年里逐渐展露锋芒。


他插着耳机,默默哼着杰伦的歌。


察觉到王源在看他,王俊凯摘下一边的耳机,头都没抬就递向了他。


王源接过来,塞进耳朵里。


是熟悉的简单爱。


王源噗嗤笑了:“你还记得,有一次我们参加一个跨年演唱会,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周杰伦,在台下的时候,你唱着这歌,手都要挥到我脸上了。”


王俊凯也笑:“那是你好不好。你跳的都要脱离地球表面了。”


王俊凯突然很疑惑:“但是我想不通啊王源儿,周杰伦是我的偶像对吧,这是我的粉丝都知道的事。当然你也知道。但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你居然比我还要激动。”


王源笑而不答。


两只耳机线在座椅上轻轻牵着,两人的手腕上好像也有一根细细的红线。


王俊凯那时候喜欢周杰伦,真是喜欢得全天下都要知道了。但是呢,那时候的王源喜欢王俊凯,却只有他一个人默默藏着,默默知道。因为喜欢所以去听他喜欢听的歌,因为喜欢也慢慢爱上了他所爱的偶像,因为喜欢所以对他钟爱的领域都充满好奇。


喜欢一个人不正是这样吗。


喜欢到自己的世界慢慢入驻他的一草一木,到最后沉迷的时候才发现,连这个世界里的声息都全部是他。


耳朵中,周杰伦还在唱——


 


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


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


 


王源闭着眼睛,用小指轻轻勾住王俊凯的拇指。细小的动作含着温情,他觉得全世界都跟着变得柔软。


王俊凯没有挣开,他用整只手掌覆住了王源的手。


已经非常有底气,对于爱情勇敢捍卫。


王源嘴角弯弯,笑了。


 


05.


 


飞到台湾已经两点,两人刚出机场,湿热的气流便扑面而来。虽然临走之前特意查了气温换了衣服,到了之后才发现怎么穿都挺热。两个人打了的先去酒店,放下包之后又洗了个澡,吹干头发时看了看手机,刚好四点。


王源一直在身后喊着什么。


王俊凯关掉吹风机,回头:“刚刚说什么?”


王源已经声嘶力竭喊了半天:“我说我刚刚去买了两双人字拖!”


两人换装完毕,往屁股兜塞了点钱就出门了,直接打的到小巨蛋。


开到外边的街道,司机停了车,说前面因为开演唱会造成拥堵,车只能在这儿停下了。王俊凯表示理解理解,付了钱下车,还回过头得意洋洋:“我偶像就是霸气。”


王源心想真是够了,这个人到底在得意些什么。


“好好好,霸气霸气。”


临近五点,台湾的白昼还很长,街道上到处是散漫的人群。走惯了北京城的拥堵,跟重庆城的上下坡,两人踩着人字拖,一身最为简单的装束,没多一会就被台湾的慵懒风格同化,只想勾着小手指,静静在长长街道上漫步。


什么都不用想,什么也不用做。


王源觉得没什么能再束缚他们。


离入场还很早,王俊凯与他在场馆周围晃荡了三个来回,最后一圈王俊凯拉起了他的手,而他也像当初恋爱的年纪,心砰砰跳了一会,耳根也红了。


捏了一会的手掌慢慢有了汗,但是王源又不愿意松开擦一擦。


想尽可能地多牵一会,一会会就很好。


王俊凯哼着歌:“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……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,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……”


突然不唱了,王源瞥了一眼,哈哈哈王俊凯居然脸红了。


他们拉着手慢慢逛,最后排队进场的时候,手里又多了两只荧光棒,王俊凯还买了个兔子耳朵给他箍到了头上,吸引了队伍前后的目光。


王源摘下来:“你戴。”


王俊凯笑得快背过气:“你戴,你适合。你萌萌哒。”


王源也不多说了,直接把兔耳朵挂在脖子上,撕了印着JAY字样的贴纸。


王俊凯很不要脸地凑过来:“给我贴吧。”


王源嘟嚷:“稍微低下点头,好……呀,贴反了。”


王俊凯拿出手机自己照了照,还真反得厉害,又撕了自己手里的一个,伸手给没反应的王源抹到了脸上。


王俊凯举起手机:“好——看这里!”


拍完之后王俊凯很满意,先收到了相册里,那个相册已经几乎全是王源的照片,相册无法负荷主人的爱意,都快要撑爆,但王俊凯依然乐此不疲。


入场之后又等了一会,王源起初回了一次头,场馆还是挺空的。再过一会回过头,差点亮瞎他的眼,荧光点点宛如星辰,整个场馆就像是巨大的宇宙,漂亮得他惊呆了。


他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:“太……好看了。”


王源又说:“是不是我们演唱会的时候,粉丝在下面也是这样的感觉……”


王俊凯也看直了眼:“可能吧,你小声点,现在我们的身份是小粉丝。你能不能把偶像包袱先去掉,王源儿。”


啧啧啧,还说上我了。


王源正在心里腹诽。舞台突然灯灭,一片寂静,身后的尖叫如同浪潮拍来,他跟王俊凯瞬间就激动了:“啊啊啊啊啊啊周杰伦!!!”


一开场就是一首燃曲,龙战骑士王源听得不多,但是看着周杰伦骑着金甲机车从舞台一方缓缓升起,男儿的豪情便喷涌而出。


剩下的只有尖叫了。


王俊凯拉着他站起来:“周杰伦!!偶像!!我爱你!!”


王源挥着的荧光棒差点打到前面人的脑袋,那人回头,王源声嘶力竭喊:“对不起——!!啊啊啊帅得我无法!形容!”


王俊凯指着在舞台上驰骋的霸气机车,一脸激动地喊:“帅惨了!下次我们也搞一个这个!”


第一首歌刚完,王源的嗓子已经喊疲了。


杰伦对他们不要太好,第二首又换了曲风,一架钢琴在舞台一角被打亮,前奏刚刚响起,王俊凯便嘶吼道:“说好的幸福呢!”


这首歌他们都会唱,几乎不用看大屏幕的歌词也能脱口而出。千万人的场馆中,全场人都在合唱,王源感觉自己被四方而来的和声推向了高处,心脏脱离地表,虚浮在高空,他大声跟着唱:“怎么了,你累了,说好的幸福呢……”


王俊凯:“我懂了,不说了,爱淡了,梦远了……”


全场大合唱:“我都还记得,你不等了,说好的幸福呢……”


纵然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,却在这样的氛围中要红了双目。


一连又是两首抒情歌,王源还没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,舞台窜起十几束烟花,爆炸在当空,全场惊呼尖叫,王俊凯恨不得举起双手双脚:“啊啊啊!!!”


周杰伦于高空中转身:“手语——有没有人跟着我一起唱?”


王源与王俊凯跟着全场高喊:“有!!”


气氛又推向了一个高潮,王源跟王俊凯连蹦带跳,脸上的笑都要被甩飞。


王源对着他大吼:“我要!脱离!地球表面拉!”


王俊凯陶醉地唱,依旧是他指着前方的霸气姿势:“哦没办法逃离你的魔法——”


王源抓住他的领子,于全场的尖叫欢呼中凑近了几许。


周杰伦还在唱:“你左手与我右手,比出无限形状……你竟然会听不出来……我只好再亲吻你一遍——”


王源唱道:“我只好再亲吻你一遍……”


他顺势在王俊凯嘴角亲了一口,满场的欢呼像是为他而起,他甜蜜又眷恋地看着王俊凯,看着他慢慢发红的耳际,慢慢噙笑的嘴角。


又是一阵尖叫:“简单爱!!杰伦我爱你!!周杰伦!!”


王源记得这首歌,早些年的跨年演唱会上,周杰伦与陈奕迅在台上合唱淘汰跟简单爱,他与王俊凯在台下蹦成了猴儿,摇晃着手机唱得入迷,也是那时暗暗下了决心,今后一定要来看一次杰伦的演唱会。


那时朦朦胧胧有想过,希望是跟身边这个人一起来看。


王俊凯挥着手,一边唱:“像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……”又回过头看了一眼王源。


如今是真正跟他一起来看了。


他们俩无所顾忌又唱又跳,王源挂在脖子上的兔耳朵已经不知道甩去了哪,两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晶晶亮的光芒,不知道是出于激动还是动容。


临近结束的时候,全场又爆发出欢呼的海潮,从看台区一浪一浪,席卷向内场时已经是剧烈的咆哮,尖叫也不觉得刺耳,王源与王俊凯只是喊得更大声,喉咙都快撕裂。


 


王俊凯跟着沸腾的人群一起喊起来。


起初王源听不清他在喊什么,后来微弱的空隙里,他终于听到王俊凯举着手里的荧光棒,一边挥一边喊:“一定要一直在一起!我们!一定要一直在一起!”


我们——


一定要一直在一起——


 


拥挤的人潮中,疯狂的尖叫里,周杰伦唱那么多歌也只是让他微微泪目,王俊凯喊的这一句却让他心脏迅速膨胀,缩小,膨胀,缩小,让他瘪了嘴角,眼中渗出万点星光。


他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个圣诞节,小小的王俊凯带着红色的帽子,声音稚嫩。那是他们的初见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。


也想起来当年语文老师指着黑板上的那行字:“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……”


他的声音逐渐被蝉鸣压下去。


王源抬头看了看黑板上的粉笔字。


 
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
 


 


Fin